近日,保罗·格雷厄姆的新展正在纽约佩斯画廊展出,此中包罗两个系列:The Seasons《季候》和Sightless《不见》,前者格雷厄姆缔造了属于本人的时空,后者是他在15年前拍摄的一个肖像系列,此前从未展出过,挑战了肖像的保守拍摄体例。

画廊的次要空间展现保罗·格雷厄姆的The Seasons《季候》系列,这个系列与Pieter Bruegel(彼得·勃鲁盖尔)标记性作品同名,旨在向其致敬。

Pieter Bruegel于1565年起头创作,作品多以描画北欧村落糊口为主,原系列由六幅画作构成,时间跨度达一年。在其时,一个季候由两个月构成,因而一年共有六个季候。Bruegel创作的Hunters in the Snow, The Harvesters, 以及The Gloomy Day也都是闻名于世的画作。

受2018年金融危机的开导,格雷厄姆起头拍摄公园大道上美国次要银行总部的照片。一年后,他逐步试探到了他所拍摄的图像中人们勾当及人行道和天井与Bruegel绘画中的联系,这激发了他缔造季候的灵感,将16世纪佛兰德斯画派笔下的农人糊口图景换成了21世纪纽约的金融世界。

就像格雷厄姆的其他作品一样,这些照片也都是实在糊口的照片,也不是合成的。The Seasons(季候)中每张图像都在很是短的时间内被记实下来,快门速度只要1/1000秒。画面中的人,迈步、行走、吃饭、措辞、笑和做手势,所有的顷刻都展现了人道。虽然这些照片被放的很大,它们的拍摄手艺却很简单,是用手持相机单次曝光拍摄,但不得不说,这些照片的细节和色彩都令人入迷。

画廊的另一个空间里,展出了格雷厄姆的Sightless《不见》,这是十五年间从未展出过的一个肖像系列。这些肖像是在纽约第42街拍的。在这些图像中,每小我的眼睛都是都闭着的,无论是走进午后阳光,听着音乐,或者只是随机眨了眨眼。格雷厄姆通过直面凡是认为是“错误”的创作体例,以此释放了肖像的保守,向我们展现了穿越在城市的人们的照片。这些图像被嵌入亚克力的通明底座中,昏黄的隐喻和直白都继续贯穿于格雷厄姆的创作过程之中。他年少时候,已经因一次变乱而失明,几个月后才恢复了目力。

格雷厄姆解放了这两个系列作品中固有的艺术搬弄:凡是人们会排斥的工具,在Sightless《不见》系列中被观众接管了;而在The Seasons《季候》系列里,他将间接摄影的作品转化成为细心设想的绘画,将现代糊口融入为对汗青的巴望之中,将清醒的现实主义转换为热情的浪漫主义。

保罗·格雷厄姆(Paul Graham)是一位在纽约糊口和工作的英国摄影师。

1981年,格雷厄姆创作了他的第一个出名系列,A1: The Great North Road,这是沿着英国最长的编号为A1的道路拍摄的一系列彩色照片。

在1980年代初,其时英国摄影圈的话语权被保守的口角摄影所垄断,格雷厄姆所利用彩色胶片便发生了革命性的影响。很快,一所新的摄影学校呈现了,Martin Parr、Richard Billingham、Simon Norfolk还有Nick Waplington等艺术家起头转向彩色摄影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www.website-art.com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